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汕大—港台 實習天地

那些奮鬥它鄉的日子

 
 
 

日志

 
 

實習周記 ——香港商報朱朝貴  

2012-07-09 22:49:41|  分类: 2012香港媒体实习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實習周記一

7月4日,真正開始實習生活,接到第一個任務。主任說,先讓同事帶我一下,因此我是跟著同事一起出去採訪的。同事強哥特別好人,由於他之前也認識上一屆在商報實習的茹嘉儀師姐,他對我也很照顧,先是給我介紹報社寫稿系統的操作,然後再給我找好出去採訪的路線。很慶倖,第一次外出採訪遇到了強哥,他雖然為人看起來有點沉默、慢熱,但是做起事情來特別認真、細心。

第一次任務是跟著房屋署的官員、工聯會的幹事一起視察香港仔的老牌屋村華富村。當天的天氣特別炎熱,我自已又忘記帶水了,渴死我了。幸好,來到了工聯會這邊,工作人員很熱心地招待我們。師兄師姐說的沒錯,香港的公關業很發達,儘管記者在香港的地位不高、薪酬不多。採訪還是很順利的,我是主要是負責拍照和採訪群眾。香港的採訪程序,一邊是先安排記者拍照的場合,然後再接受訪問。由於當天是視察,所以加上了一個跟訪。工聯會的幹事將附近屋村居民對關於屋村設施老化待維修保養的意見,一一向房屋署的官員反映,房屋署的官員也隨即回應。途中,如果記者有問題,可以發問。視察結束后,記者如果還有問題,也可以繼續發問。

在香港是有記者之間互相分享信息這一特殊環節的,稱為“搏料”。大家出去採訪,都有可能遲到,或者沒有聽清楚採訪對象說的話。在這種情況下,你可以問一下身邊的同行,大家都是很願意回答你的,除了一些專門就是追求獨家新聞的報社外。當天,在現場,大公報的記者就遲到了,他一來到就敏捷地瞄著我們的筆記,等結束時,他也會拉著工聯會的幹事在瞭解遺漏的信息。

結束採訪,強哥和我就到北角吃飯了,他說,北角比較多東西吃,比西環還多。吃完後,我們就回公司了。一回去才下午1點多,一個人都沒有。強哥說,大家都是下午3、4點回來趕稿,晚上9、10點下班。

強哥和我等採訪主任明哥和君姐回來后,趕緊走到他面前,報料,得到了允許和指示后,我們就分工,開始寫稿件、挑選照片。我負責寫群眾和環境的描述,以及挑選照片。5點左右,我就完工了,交給強哥,強哥看完,再給明哥看。這樣,我就可以下班了。但是,下班的時候也已經晚上8點多了。從公司回到宿舍,需要1個半小時左右。就這樣,我10點多才回到宿舍,先在樓下隨便找個餐館吃晚飯,上來洗澡,再查看第二天的任務,然後就查路線,才能睡覺。

7月5日,也就是今天。明哥昨晚12點多給了電話我,說今天是我單獨出去採訪,去沙田香港體育學院瞭解香港游泳運動員的奧運備戰情況。根據昨晚找的路線,我轉了2次線,坐到了火炭站,然後看到A出口就是體院,但是看到指示牌向上,我茫然了,到底怎麼走,對面是一棟大廈,難道在裏面?不可能吧!后來,問了個清潔大嬸,她說,沿著天橋過去就是了。我走到天橋,快走完時,又問了一個人體育學院在哪裡。他告訴我,我走錯了,應該要從對面的天橋過去。我回去對面,然後再下去天橋底,然後問人,他又說,在對面。然後我再問人,她說我又錯了方向……突然間,下起了傾盆大雨,我的褲腳和鞋子全濕了。本來是很順利的,現在變得如此狼狽,真是自作孽不可活。後來,才發現,要是我直接沿著天橋走到盡頭,再向左轉直走,就是體院了。

今天的選題,有很多電視臺、報社的記者來採訪,包括無線、有線、寬頻電視、Now TV、香港電臺英文臺、晴報、爽報等。很多攝影師帶著長槍短炮,互相搶著位置。我拿著600D,覺得自已的相機身形太小了,但是心想,只要盡力做好就是了,不必想器材到底比別人的好還是差。我就趕緊按下快門,拍想要的圖片,然後趕緊拿出筆記本,記錄採訪……就這樣,中午12點多結束了!!!緊接著,就是吃午飯,然後回去報社寫稿、傳照片,寫完了,再幫忙check assignment。晚上8點多,離開辦公室,10點多回到宿舍,沒有吃晚飯,就泡了一包公仔面,吃了2個老婆餅。

一個人兼文字、攝影,吃飯時間完全顛倒,起早貪黑,其實,自已感覺很累!!!

可是,沒有辦法了。這就是香港實習的生活。這條路是自已選擇的,始終要堅持走下去。團友們,一起共勉吧,相信我們可以做到的。

實習周記二

最近接的人物都是關於體育的,昨天去採訪了香港乒乓球隊。其實,昨天的主要活動是英國外交及聯邦事務大臣來訪香港體育學院,探訪再次備戰倫敦奧運會的香港乒乓球隊、羽毛球隊。而此前主任君姐跟我講,就做奧運備戰這一環節,因此我就沒有打算在這位外相身上多花心思,但一到現場,一大群記者拿著各自長槍短炮(較多型號是尼康的D3和D700,佳能的是5D和7D等等,外加都是超長焦),一哄而上,爭相搶奪位置,而站在一旁的我,不去拍好像也不行,會被人看著不像記者,像打雜的。一刹那,不知道哪裡來的勇氣,讓我從背包里拿出了我的600D,開始擠進去,抓拍多少張算多少。真的,挺辛苦的,當然也可能是我自已在抱怨啦,或許其他人很享受。後來,一位在新華社工作了40多年的攝影記者跟我講,在香港做新聞完全不同於大陸,大陸的新聞很簡單,做起來也很“細單”;而在香港,本來在我們大陸人眼中很小的一個新聞,都可以被放得很大,另外,去採訪的記者也是一大批一大批的,絕不會是一兩個人。

昨天的採訪說真的,很懸。因為當時我以為會有新聞發佈會,可以向運動健兒提問,但是後來發現完全沒有。我在懷疑是否有時間對運動員進行採訪,畢竟這是我的主要任務。那位外相進入羽毛球場,打個招呼羽毛球隊的隊員,寒暄幾句,居然就離開了,我也沒能有機會聽到運動員的備戰情況。隨後,他就緊跟著來到了乒乓球隊的訓練場地,幸好,他要打一場友誼賽,需要去換衣服。在這刻,我發現了香港乒乓球隊的帖雅娜、姜華珺、唐鵬他們,我就不得不大膽地上前問幾句。“帖雅娜,你好,我是商報記者。想問你最近訓練情況怎麼樣,技戰術多一點還是體能多一點?”

帖雅娜她們也很好人,雖然時間緊,也儘量回答我的問題。後來,看到了男女隊的主教練,我也勇敢地上前,問一下隊裡的情況。當時我還犯了一個錯誤。因為女隊主教練不太會講粵語,我就主動叫她講普通話,她隨後有點不悅,但也算回答到了我的問題。男隊的主教練就很好人,交流上也沒有問題。我必須承認,當時太急了,我自已也覺得很不好意思,有點冒犯了那位女教練,對不起呀!!!

昨天8點出門,等待的時候花了2個多小時,然後跟訪時,又花了1個多小時,最後想要的採訪就只有那麼15分鐘。記者需要耐心,早到等待。蹲位、蹲點已經是家常便飯了。

12點多,活動結束了,外相離開了,我也完成了任務,沿著體院的圍牆,走上天橋,過馬路,進地鐵站,回報社,寫稿件。

下午2點多,我寫到了一半。值班主任驊哥來了,主動問我採訪情況。其實,我也準備向他報料了的。好吧,我不夠主動。後來,我就直接跟他說,我已經寫了一半了,我再給你講下詳細情況。他立馬接過話說,“唔使啦,你寫完再send俾我啦。”其實,我也是想要聽到這句話。可能在大陸習慣了吧,覺得不太需要向採訪主任,主動報料,但在香港的媒體,記者一完成採訪都是需要向主任報料的,這是規矩來的。看來,我還需要快點適應。

下午4點,寫完稿件,傳完照片,就在用電腦上網。但是,心裡很不安定,七上八下的,因為不知道到底主任會怎麼說。

下午6點,我打算走了,因為晚上7點半學院白淨老師過來,看望我們。我就鼓起勇氣,下班了。我是做到了8個小時的噢,10點開工的,18點收工。

  评论这张
 
阅读(177)|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