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汕大—港台 實習天地

那些奮鬥它鄉的日子

 
 
 

日志

 
 

淺談台北交通  

2012-08-27 05:40:01|  分类: 2012台湾媒体实习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林玟瑛 文

      來台灣前,我曾經在一家報紙上看過一篇關於臺北交通生活體驗的文章。該報紙派一名記者到臺北體驗臺北生活,裏面給我印象最深的一句話就是:“你很難看到行人闖紅燈的行為,哪怕是一個只有幾步路的岔路口,即使沒有車輛通行的情況下,紅燈一亮一定止步。”但是就我這二十幾天在臺北大街小巷裏面穿梭

所看到的情況卻與上面的一點都不符——臺北人經常闖紅燈。

 

我從小在廣東汕頭長大,行人闖紅燈在汕頭已經不是罕見的事情。其實除了市民的素質不好外,還有與汕頭許多故障的交通號志有關。在汕頭的很多街頭,很多人行道的紅綠燈都是壞的,一向不喜歡闖紅燈的我,在面對壞掉的交通號志時,只能看著機動車道的紅綠燈來判斷該不該走。而且汕頭的司機素質比較差,在你過馬路時,是不會讓著你的,交通安全很沒有保障。

 

來臺北前,我心想,臺北是一個國際性大都市,穿紅燈現象應該是沒有的。但是我剛到臺北的第二天去逛街時,在臺北的瑞光路附近看到有兩個穿著西裝革履的年輕人看著正在閃的紅燈走過去。我心裡很困惑,這裡的交通規定是不是“閃著的紅燈”就可以過呢?“閃著的紅燈”就是類似黃燈的作用呢?之後向老師和單位同事請教,均被告知紅燈就是不能過,“閃著的紅燈”也是紅燈。在之後的一次採訪,中午我走在三十幾度的街頭,在等紅燈時,一位看上去有六十幾歲的阿伯帶領著三個估計是他孫子的小孩,大搖大擺地在我面前過馬路,還催促小孩子們要走快點,而那時候我抬頭看前面紅燈,非常正常地亮著。我的困惑開始升級——臺北人怎麼也闖紅燈?

 

對於闖紅燈現象的原因,我開始慢慢觀察,目前發現以下兩點可能促成臺北人紅燈意識淡薄的原因。首先,我發現闖紅燈的第一個共同點——都是在人流或者車流比較少的馬路或巷口上。臺北的馬路並不寬大,而且很多主幹綫上都穿插著多如牛毛的小徑,這些小徑的路口有時候不到十步就可以邁過去,可是小徑經常有紅綠燈在那邊“把關”,也許行人們是爲

了節省時間成本,在沒有車的時候帶著僥倖的心理,三步並兩步地闖過去了。

 

第二點,“車讓行人”的理念在臺灣深入人心,無論你在什麼情況下過馬路,當遇到拐彎車輛時,司機總是早早的放慢速度,示意讓你優先通行。這源自於臺北嚴厲的交通法規。一條馬路上,行人享有最大的通行權,其次是非機動車,最後才是機動車。臺灣道路交通法規明文規定:駕駛人遇到有行人穿越,不暫停讓行人先行通過者,處以1200至3600元台幣的罰款。就算行人闖紅燈,司機如果不讓,也要被罰款。這也造成了臺北人不畏懼汽車和機車的心理。

 

當然,除了行人穿紅燈這一點,臺北的交通秩序和司機的職業道德確實比汕頭要強很多倍。雖然有便捷的捷運(地鐵)、公交和計程車,臺北的機車(摩托車)隊伍仍然浩浩蕩蕩。但是臺北的機車大軍們在騎機車時都會有戴安全帽,而且也遵循紅綠燈。有這樣一個笑話,要判斷一個臺北男人有沒有女朋友,要看他的機車箱裡有沒有多一頂帽子。我想礙於高額的罰金,汽車和機車司機在面對行人闖紅燈時,一開始應該也是氣憤,但後來慢慢習慣了,也就練成了不管行人闖不闖紅燈,都要讓。汕頭的司機不管你闖沒闖,就給你來一個“BI~”的汽車喇叭聲,就算是在汕大校園,我也被我後方的汽車喇叭聲嚇到過。而臺北則很少聽到汽車鳴聲。鳴聲少了,整個城市也安靜了不少。我經常在等待採訪或逛街時,走到累的時候,買一杯咖啡,在車流絡繹不絕的路邊石凳喝咖啡看書,這可能歸功於低頻率的鳴聲吧。

  评论这张
 
阅读(10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