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汕大—港台 實習天地

那些奮鬥它鄉的日子

 
 
 

日志

 
 

“姐姐”  

2013-11-11 09:39:42|  分类: 2013台灣研習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沈淑

还没踏进那个房间,我就聽到有人在叫“姐姐”、“姐姐”,她們走過來拉起我的手,指著一張椅子对我說“坐”、“坐”,我乖乖地坐下,抬起頭看著這些陌生人。大概是老師告訴她們,每個像我一樣年齡的穿着蓝色或者黄色背心的女孩子都應該叫姐姐。

後來我才知道她們中年齡最小的那個都比我大一歲,很多人都可以當我的阿姨了。

這個學期我在文化大學當交換生,我所選的數位影像編輯課是社會服務課程。在上了兩次課之後,我才知道這門課除了需要平時的上課之外,還需要去學校旁邊的陽明教養院當志工,一學期四次,每次三個小時。

陽明教養院成立于民國71年(2011年)7月,是為台北市中、重、極重度智能障礙者或合併智障之多重障礙著人群所建造的。這裡也可算是台北社會服務體系中的代表吧,院生們在這裡享受到教養、醫療保健及職業教育訓練等等福利服務。就好像,台北市為這些特殊的人群重新建造了一個星球。

現今,它已擴大分為華崗和永福兩個院區,都在陽明山上,共有院生374人。從資料看來,院生們的年齡大都在18-45歲間,30歲以上的人更是占了大多數。

聽工作人員說,這裡的大部份院生都是在教養院剛成立時就住在裏面了。所以,他們跟教養院一起生活了三十年,這裡就是他們的家。由於教養院的負荷能力有限,所以現在已經不再招收新的院生。一年又一年,工作人員來來去去,但院生們幾乎沒有變化。

那裡的老師說,她們能做的就是陪這些孩子慢慢到老。

我每一次都選擇在1-2區服務,跟同一批院生待在一起,她們後來好像也認識了我。因為她們會把我拉到幾個老師面前,指著我叫“姐姐”,就好像在跟別人介紹自己的親姐妹。書面用語上,她們被稱為院生,但這裡的老師都叫她們孩子。

老師們的確把她們當初了自己的孩子。在這個區里,一共有15個女孩子,11個長住,4個走讀。長住很可能意味著他們從未與自己的家人生活,從教養院三十年前成立到現在,就一直住在這裡。走讀生們相對幸運很多,可以時常見到自己的家人,不過有時家人太忙兩周都沒有來接,她就會非常煩躁,亂扔東西。

在這一區里,老師們會按早、中、晚來排班,基本每一時間段會有四至五個人值班。這平均是一個老師照顧三個孩子的模式,對於老師們來說并不輕鬆。從孩子們早晨六點多起床到晚上九點多睡覺的每一天里,她們需要帶孩子上課、做操、散步,安排她們吃飯、睡覺、洗漱,教他們疊被子、倒垃圾、擺放鞋子,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情。

而這15個孩子,好像也有她們自己的社會,有特有的溝通方式。有人喜歡強出頭,當領導者的角色;有人很孤傲,一直躲在房間里,只在吃飯的時候出來,但也只是默默吃飯、刷牙、如廁;有人很霸道,看到別人在吃東西就會上前去搶,而被搶的那個經常會乖乖交出;有人很熱情,不管看見誰,都會“姐姐”、“姐姐”地叫個不停。

雖然我不懂她們的語言和思維方式,但我知道她們自有一套運行的機制。這個容納了15個院生的小房間就好像一個國家,也會分等級、強弱、親疏,而在散步時遇見別的房間的院生,打個招呼,就算是一種外交事務了。

在這幾次的接觸中,我確實是認識和瞭解了其中的幾個孩子。

我叫她小燕,將近一米七的個子,利落的短髮,笑的時候會露出幾顆并不完整的牙齒,一身印著“Yang Ming”字樣的黃色院服,腳上穿著一雙粉紅色的洞洞鞋。老師們說,她經常會偷跑,所以要一直牽著她的手。

不過,在跟她幾次接觸的過程中,她并沒有表現出不快、莽撞和想要鬆開我的手逃走的意思。甚至,當我看著她的時候,她也會緊緊地盯著我的眼睛,雖然沒有笑容,但好像眼神會說話,在告訴我她認得我。

另外一個孩子,我叫她小娟,那個比我大一歲的姐姐。跟其他的孩子相比,她不太愛叫我“姐姐”,確切地說,她不喜歡說話,經常低著頭。

陽光好的時候,會帶她在操場上散步。為了不讓她再用手敲頭,我時刻牽著她的雙手。聽到音樂響起,她竟拉著我有節奏地跳起來,邊跳邊轉圈。那是我第一次看到她笑,陽光灑在她抬起的臉上,長期待在室內活動的關係,她的皮膚很白皙。

跳得累了,她就停下來指著路旁的盛開的白色野花說:“花,花”。她蹲下來,我問她好看嗎。她沒有回答,然後用一隻鬆開的手一把抓起那一串花朵,塞進嘴裡咬起來,你休想從她的嘴裡再把東西拿出來。

是的,她并不那麼讓人身心。她會跳著跳著,就突然賴倒在地上不肯起來,用手牽是不夠的,你只能用雙臂去抱她,幸好她身材比較瘦小,我還有這個力氣;她看到我和其他孩子玩的時候,會用左手一次一次地敲自己的頭,表達抗議,她喜歡一對一的交流,不願意自己被忽視;累的時候,她會低下頭,把後背的衣服扯上來,包住脖子,嘴巴里一串口水就那麼滴下來留在了衣服上。

每次三小時的志願服務時間里,我會感覺時間幾乎是停滯的。幾十年里,她們每天幾乎都循環著一樣的生活。我第一次去的時候,根本無法理解那裡的老師怎麼可以日復一日地耐心照顧這些孩子,怎麼可以陪她們度過這幾乎沒有毫無變化的每一天,怎麼做到把一個個與自己毫無血緣關係的同齡人當成自己的孩子。

後來,當我慢慢學著去記住每個孩子的名字,並且像朋友一樣地叫出她們的名字的時候,我發現她們跟我們沒什麽不同。

                                                                                                                                                                                    2013年11月11日

  评论这张
 
阅读(3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