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汕大—港台 實習天地

那些奮鬥它鄉的日子

 
 
 

日志

 
 

他們眼中的大陆廁所  

2013-11-24 23:30:37|  分类: 2013台灣研習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關於中國大陸的廁所,一直流傳著這樣一個耳熟能詳的小故事:曾經有一個美國記者試圖刁難時任中國總理周恩來,問:“中國現在有四億人,需要修多少廁所?”周總理的回答充滿機智與幽默:“兩個!一個男廁所,一個女廁所。”

這是一個從官方到民間,大家都津津樂道的趣事,用以證明周總理沉穩大度又不失風趣的外交表現。

今天,我在臺北也被人問到了關於中國大陸廁所的問題。一位與我父親年齡相仿的外省第二代問我:“在大陸,現在大家都用上抽水馬桶了嗎?”他并沒有任何刁難我的意思,只是單純想瞭解海峽對岸的人們目前的生活狀況。

我自然也沒有周總理的外交才能,只是就我所知的如實回答:“城鎮家庭當然都是用抽水馬桶的,不過還沒有完全普及到一些偏遠的農村地帶。並且,處於農業生產或是房屋建築的客觀原因,他們會選擇傳統的如廁方式。”

這位只在童年時到過中國大陸的外省第二代,跟我講了另外一個故事:“在十幾年前,有一個笑話,說是四個在臺灣長大、成家的姐妹去大陸看望自己的母親,結果連夜包車乘船逃了回來,原因是受不了那裡的廁所,太髒。”

中國大陸廁所的問題,在臺灣人眼裡,果然是有一段長長久久的歷史。甚至,這樣的刻板印象如今依舊存在。

前兩天上課,老師問班裡學生,知不知道上海的捷運(大陸稱地鐵)和臺北的捷運最大的差別是什麽。在那個班裡,一半是陸生,一半是臺生,幾乎沒有人去過上海,沒有人回答這個問題。

老師接著說:“最大的差別是,上海的捷運里沒有廁所,多麼可怕!”

我對這個訊息并不贊同。因為這兩年的暑假我都在上海的報社實習,每天早上晚上地趕地鐵,儘管我知道在零星幾個地鐵站的確很難找到廁所,但絕大多數的地鐵站里明明都有廁所,而且都會有指示牌。

或許是原本對於大陸廁所的刻板印象深深地影響著老師吧,他會有意無意地認為中國大陸是一個廁所設施特別不發達的地方。並且,他在課堂上傳遞給學生這樣的訊息,學生們自然而然地也會認為這就是大陸。

我時常會驚異于類似的問題和假設。“你們喝水都喝自來水嗎?”“你們那兒有十幾層的高樓嗎?”“你們現在穿得都很時尚,表面上看跟我們台灣女孩子沒有差別了。”“你們都變得很自信了,越來越像台灣女生了。”“你們都很想嫁到台灣來嗎?”

每次遇到這樣的情況,我就會明顯地感覺到,雖然兩岸的人們有著共通的文字和語言,又同屬於中華文化,但一道海峽的空間距離和分隔六十余年的時間距離所產生的隔閡,遠遠不是靠幾年的商業貿易或是日常往來所能彌補的。

回到廁所的話題,我必須承認,僅從公共廁所來講,臺灣的設施都比大陸的要人性化、便利化太多太多。每個捷運站內,都至少會有一個公廁,而且打掃得很乾淨,並且提供紙巾(在上海捷運站的廁所內,紙巾都是需要購買的);每一個公廁,都會有一特大的隔間,門上寫著“無障礙設施”,供行動不便的人使用(在大陸的機場,我上廁所時不得不將碩大的行李箱搬進那個狹小的空間);廁所的每一隔間內,都會有緊急按鈕,如廁時遇到困難可以及時求救(在大陸,我沒有在任何一個公廁看見過類似的設備)。

這樣看來,幾十年前美國記者刁難周總理的那個問題,雖然當時得到了風趣幽默的解答,但事實上,現在都還沒有得到完全的解決。而兩岸的統一,恐怕可以從廁所這個歷史遺留問題著手。

 

  评论这张
 
阅读(15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