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汕大—港台 實習天地

那些奮鬥它鄉的日子

 
 
 

日志

 
 

梦想许他条条大路  

2013-08-16 23:38:42|  分类: 2013香港實習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周璿


在香港媒体实习,一個多月下來,採訪了不計其數的新聞,接觸了各式各樣的人生故事,但如果說到有一個能讓我永生難忘,我想只有12日的人物專訪。    

創業者、慈善人、社交通…… 耿先生名片上的頭銜不計其數,但和耿先生聊天下來,其實耿先生其實是位徹頭徹尾的「夢想家+行動派」,他的身上,永遠散發出熱情、夢想和關懷。

一身清爽的紅衫白褲,三步兩躍跑進星巴克,這是我第一次的人物專訪對象。

這次人物專訪,真的讓我體會到,「聽君一席話,勝讀十年書」。

 

「夢想家」

01年首次到訪香港,他愛上了香港,因為他發現香港可以給每個人平等的機會,他知道只要他努力,他就可以實現他的夢想,而在大陸,一個沒錢沒背景的清華男,卻是舉步維艱。

02年來到香港,帶著一腔熱血和夢想,耿先生的創業故事「蓄勢待發」,但他並沒有急於求成地投身職場,在城大的兩年碩士學習,給了他更多機會去觀察瞭解香港,去尋找自己人生方向,積累資源。

畢業時他更堅定自己要去創業,耿先生說自己不願意打工為錢賣命,他離不開夢想。創業之前,他特意去沙田大會堂睡了一晚大街,他問自己,輸了,我就要過這種生活,我輸不輸得起?他接受,他不怕輸,輸了就再來,所以他去創業。

他說,輸得起的人,不會輸。

    創業並不如大家想像那麼美好,創業至今他經歷了很多困難,也體會到很多人情冷暖。

大家覺得創業者就是自己當老闆,但他覺得對創業者來說,其實每個人都是他的「老闆」,不僅是客戶,甚至對自己的創業員工,也要「夾著尾巴做人」,「打工可以和老闆合作不愉快了就走人,但是創業不能」。

還有自己學生時代合作多年的夥伴,會因為工資不理想而一聲不吭離開。

但他從不抱怨,從不後悔,因為這是他為夢想付出的努力。

他說現在有些人有抱怨,有些人有誤解,有些人總覺得別人不理解他,現在年輕人好像越來越多需要呵護,那是因為人越來越缺少夢想的驅動,有了夢想就會理解,不會抱怨,因為有更強大的信念支撐你。

兩個小時的採訪,耿先生提到幾十次「夢想」,他說,沒有夢想的人生就是「賣命」,一個人一生有多少時間,做一份自己沒熱情的工作,沒有夢想的人生,就是在出賣自己的生命。

他說年輕人選擇工作,常常會計較多少工資酬勞,但工作更重要的,是在選擇一種價值觀。

但他也承認,並不是每個人都有夢想,也不是每個人都需要夢想。耿先生認為,這是個精英社會,社會常常是靠精英去帶動去引導的。大多數普通老百姓都沒有夢想,只需要過好自己的生活。

「夢想不是你想從事什麽職業,年輕人說想掙很多錢,那是慾望,不是夢想。」

但在他看來,有能力、有天賦、有機會的人,就需要承擔更多的社會責任。如果連社會精英階層都沒有目標沒有夢想,那這個社會就沒有方向沒有希望。

他最迷戀香港回歸主題曲《始終有你》一句歌詞,任谁留下血汗,就是个精英。

他認為人生不是你自己選擇怎樣的方式實現夢想,而是夢想一直都在那裡,是人生去選擇你,讓你用這種方式通達夢想的「羅馬」。

他的故事決定了他認為人生路常常都受機遇左右,他大學時期有位很好的朋友,他來香港,是因為那位朋友介紹了一位導師,他來了香港;他選擇創業IT公司,是因為大二暑假這位朋友介紹他去當年很紅的「億唐」IT公司實習,他學到了IT知識;甚至他的太太,都是這位朋友介紹。

但無論做什麽類型的公司,走哪條路,他都覺得一定會離他的夢想更近。

正如在他畢業典禮上朱鎔基總理的演講,朱鎔基說他其實想走的是學術研究的路,但從清華畢業后分配去做行政工作,這是人生選擇了他,他就用這種方式去實現他的夢想,夢想就是懂得「幹一行愛一行」,朱鎔基很了不起,因為他從行政工作,一步步做到了總理。

因為他有夢想。

耿先生說,夢想讓我有熱情,夢想給了我動力去做好每一件事。

 

「行動派」

他說,他的理想就是要做「軟教育」,因為自己上清華,是教育的受益者,教育是「百年樹人」的事情,教育讓他充滿熱情,但是教育是奢侈品,所以他要創業掙錢,辦學校。

他還想拍一部真正的愛國主義大片,「爲什麽中國人就只懂得欣賞什麽《泰囧》《小時代》這樣的電影?為什麼中國人就沒有想像力?美國可以拍出"I'm here,I still waiting"這樣的愛國主義大片,,爲什麽中國人就拍不出這樣水準的愛國主義電影?」

但關於愛國,他並不認同大家對清華人「又紅又專」的偏見,大家印象中的清華理工男都木訥呆板,但其實國內的校園民謠就起源於清華,「清華夜話」拍得有聲有色,他說清華男生很浪漫,寫歌詞,談理想,人文氣息很重,大家都很愛國,但很少有人「盲從」,大家都懂得用自己的方式愛國。

但在清華最大的收穫,是學會了「行勝於言」。

他想做「軟教育」,大三暑假他就帶隊去回安徽大別山學校支教,畢業后組織清華學生去大別山支教,現在他做「知行教育基金會」,讓兩岸三地的學生到大別山等六個地方去支教。

他始終在實踐他的理想,只是不同階段,他在用不同方式去實現著。

他說我們國家的年輕人總是太習慣批判,曾經他也會這樣,但直到一位英國老紳士問他,「你自己做了些什麽?」

他意識到他從未為這個社會做過什麽,他不再只懂得批判,他做的教育基金會,叫做「知行教育基金會」。

這樣才叫「知行合一」。

他做調查,開新聞發佈會,直接推動了2008年香港特首宣佈修改留港大陸學生就業政策,從此大陸學生在香港工作不再有政策的障礙,剩下的就是個人能力和市場需要的匹配問題。

他的工作簽證其實早就辦好了,但他做的,是「前人栽樹後人乘涼」的工作。

他創辦「在港內地畢業生聯合會」,內地的大學生在香港,總是標榜自己是「港漂」,但這并不合理的,他們擁有香港身份證,耿先生說他們需要用「香港人的屁股,香港人的腦袋」思考香港,而不是對這個社會毫無知覺,「事不關己高高掛起」。

內地的在港大學生群體需要發聲,需要對香港社會政治政策有自己的看法,他去買藥,問老闆有沒有生產日期更近的藥,老闆說你們大陸人什麽都要新,要新就去藥廠門口。他很憤怒,當時就拿出香港身份證一拍,「老子香港人!」

他說香港人,包括很多外國人都對中國人有偏見,但實際上他們根本不瞭解中國,中國人也不瞭解香港,大家缺少相互溝通,所以有偏見,正如柴靜寫的「寬容的基礎是認識和瞭解」。

所以他要說話,他要讓香港人瞭解中國,他說不能讓偏見一代接一代傳下去,這樣受害的將來就會是自己的孩子,更永遠是這個社會。

他最在意的,就是他們和這個社會的互動,這是長久價值所在。

他希望,更多在港的大陸學生,能去思考,自己對這個社會的價值是什麽。

 

每天面對堆積如山的工作,耿先生依然忙得不亦樂乎,他說,他只想過「真實的人生」。

(由於要保護我的受訪對象,文中名字只提及姓氏)。 

 

  评论这张
 
阅读(7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