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汕大—港台 實習天地

那些奮鬥它鄉的日子

 
 
 

日志

 
 

台北街道  

2013-08-20 21:39:39|  分类: 2013台灣實習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张奇


工作性质使然,经常会穿梭于台北的各条马路间。总会在烈日下低头暴走很久后,猛地蹦出一个想要仰望的念头,抬头的一刹那,也就注意到了指示马路名称的路标,于是在这里我看到了那些为我所熟知的城市的姓名,突然也就一股温暖涌上心头。——此刻我在承德路,明天可能到了重庆路,然后南京路,然后酒泉路。


用大陆城市命名台北的各条街道,走在台北也就有了一个中华的概念。大陆去过的城市中,上海、青岛也是以各省市的名字命名,在台北为何以此命名?不由心生疑问了。原以为是蒋中正勿忘在莒,退居台湾后,以此勉励自己,不忘收复大陆失地。查阅资料,却不以为然。


台北本是在日治时期建立起来的一个城市,一九四七年国民党接手台湾,首要之事便是将台北街道名称大换血,由日本名改成中国名。这个重任落到了一个叫郑定邦的上海建筑师的手上。他效仿上海英美公共租界用中国地名命名上海街道的方法,索性拿出一张中国地图,铺盖在台北街道图上,然后趴在上面把中国地图上的地名依照东西南北的方位,一一写在了台北的大大小小街道上。


从此,台北成了一个小中国。根据所学的地理方位常识,依据这些城市街道的名称很容易辨别出身处在台北的哪个方位。比如,我所常去的台北地方检察署坐落在重庆南路上,所以地检署便在台北的西南方向了。来台后,东西南北方向时常颠倒,根据街道名称识别方向,却也方便了不少。


然而,台北的街道不止如此。一九四九年,国民党战败后退居台湾,台北街道所铺就的小中国,寄予给没落的蒋氏国民政权无限的哀愁,这种哀愁与李后主“独自莫凭栏”的戚戚之感竟有了十分相似。在以后的几十年里出生在这个城市孩童,因为这些街道名称所传达的涵义,可以嗅到海峡对岸那片大地遗存的某种熟悉的气息。


龙应台在《大江大海》中曾这样写道:“一九四九年国民党政权崩溃而撤退到这个岛,以这个岛作为反攻大陆的基地,把‘光复河山’变成此后最崇高的信条,而台北的街道刚好以完整的‘河山图’摊开,承受了这个新的历史命运到来。我,和我的同代朋友们,就在这样一个不由自主的历史命运里,在这样一张浮贴扫瞄的历史地图上,长大。”


当下,龙应台那一代人所感触的历史变迁,或许再也不会那般沉重了。新生的台湾一代,或许并不熟知台北街道命名的这段历史,对于海峡另一端的大陆省市的地理方位也不会很感兴趣了。但对于作为一个异乡客的我来说,来台后因为这些熟悉的街道的名称,多了几分亲近,也就多了几分感动。

  评论这张
 
阅读(9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