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汕大—港台 實習天地

那些奮鬥它鄉的日子

 
 
 

日志

 
 

我在香港看到的“难民”  

2013-08-08 01:18:58|  分类: 2013香港實習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标题写难民,其实采访函写的是Asylum seekers,准确翻译为寻求庇护者,我姑且写做难民,比较短,不知道合不合适。

  如果不去这个采访,也许不会听到那么多故事,那么多来自不同国家的人,因为政治原因或迫害,而不得不背井离乡。(也许我也永远不会去想到这个群体的存在,顶多就是最近听到斯诺登新闻的时候,才会联想到)

   也许有些所谓的“难民”真的非法偷渡而来,有些真的是为“钱”而来,但有些真的不是,今天看到来自不同国家的人在流泪痛哭,突然有种说不出的感觉。长期以来,香港成为众多来自南亚和非洲难民的避风港。他们需要到联合国难民署申请,然后入境处可批准他们暂准留港,但这样的申请须等候少则2年长至8年的漫长岁月,才得以把他们确认难民身份移送其他收容国。而在等待身份确认的期间,这些难民无法进行合法工作,仅靠政府资助。尽管每年社署拨放巨额资助,但巨额资助背后,许多难民的生活还是……正如他们自己所说“like a hell"。也许除了资助不足,个中原因也很复杂。

   我参加的这个新闻发布会就只是在一个小小的破旧的避难中心中召开。作为大陆人也许难以想象,之前一听到“发布会”这个几个字就会觉得“那是=肯定是一个高档大气上档次”,不是大会议厅至少是出得了台面的地方。但在香港不是的,很多调查发布会pc什么的都是在一个小小的空间举行。

   记得今天去找这个地方时,找了很久,因为就在一个很旧很小的茶餐厅旁边,然后就是“香港式”的一条的小道里有巨大的利用空间,然后看到一条狭小的楼梯,破旧发黄的墙壁,当时心里有点紧张,紧张是不是走错地方,找不到地点怎么办。这时有两个高大黑壮的黑人走过问:“do you want go to the vision first”(ps:这个是香港难民营救组织)。然后才战战兢兢地走上楼去,推开一扇小小的门一看,几个cameraman、电视台的记者……然后就一大堆讲着各种腔调英文的人,其实当时吓了一跳。这时一个穿着标着vision first字样蓝色衣服的人(这个人就是下文的Cosmo)走过来和我交换name card和讲话,然后我跟他拿了两份数据。

   发布会其实就是一个听听难民诉求的会议而已……过程详情复杂,故省略(因为乌干达、斯里兰卡、巴基斯坦、伊朗……来的人讲的英文听得好辛苦我看到的“难民” - 港台實習 - 2013汕大 --港台实习天地,一再excuse me我都不好意思了。中间的采访也好混乱,地方小人多)

   记得有一个看起来很年轻的男子,但神情似乎很疲倦,他叫John,来自伊拉克,2012年来到香港,没有工作,依靠每个月2500元的资助生活,现场看起来很斯文的他却一直很激动地反复一句话:"only 2500 per month in Hongkong,How can you imagine that?"。其实,之前在伊拉克他拥有电子工程学位,也曾经营自己的公司。但后来由于政治原因被迫离开国家,两个哥哥受到政府打击,而他的其他家人都流落到英国和德国等国家。他说:“其实他理解这么多来自中国内地以及其他国家的人来涌来香港,给香港带来很大的负担和问题,但他们并不是不想回国,而是无法回国因为回国意味着被杀害。”

   我记得香港难民营救组织Vision First负责人Cosmo Beatson说:”很多人对这些难民有误解,其实他们来香港并不是因为经济原因,多数是由于政治原因或迫害而被迫离开家乡,他们也很想回家但不得已。”

   还有很多很多,有在香港待了十几年,还没得到身份确认,也不能和家人团聚……

 

 

 

 

  评论这张
 
阅读(25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