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汕大—港台 實習天地

那些奮鬥它鄉的日子

 
 
 

日志

 
 

香港做新闻和大陆很不一样  

2014-10-10 22:50:28|  分类: 2014香港實習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黄艳霞)

去年暑假在南方都市报佛山部实习,我看到的做新闻方式大致可以分为收集资料、电话访问、实地访问。其中,收集资料和电话访问所占的比重极大,一篇新闻稿件甚至可以完全依靠资料和电话在办公室完成。在香港做新闻虽然没有“独家”可言,行家之间可以交流采访内容,但相对于大陆“慢悠悠”的做法,香港媒体采访却更为“激烈”,往往会是一群媒体长枪短炮、话筒、录音笔围着一位受访者。

香港做新闻有时是“追着人跑而不是追着事件跑”。若要给一个例子,我会想起上海福喜过期肉类事件、伊波拉事件大热的那段时间里,紧紧追随着食物与卫生局局长高永文的脚步那一群包括我在内的记者。

这一点经验我并非从一开始就懂,而是通过一个惨痛的经历换来的,如今回忆起不禁唏嘘。

记得我的首次任务是一个关于“蝴蝶保育”的活动,到会场后我认真记录活动内容,观察现场情况,会后访问活动负责人。殊不知,回到报社报料时却遭到采访主任的诘问。此时,才了解到我完全没有理解到采访的目的,任务的目标并不是活动本身,而是活动嘉宾——环保局局长,只因当时香港的热门话题“垃圾围城”。也就是说,到活动现场的媒体只为了向局长“扑咪”,访问他有关“垃圾围城”政府措施和个人看法。因此,事前我查找往届活动资料的准备纯粹是无用功。后来,在采访主任略带嫌弃的吩咐下,我不尴不尬地写了篇关于活动的稿件,自然这篇稿件并没有出现在次日的报纸上。

    惨痛经历后,我便学乖了,不仅出发前查好活动参与者的资料,采访时便牢牢盯紧近期热门人物,还会跟行家套近乎,了解下同行人的想法。值得庆幸的是再也没有出现这样的事故了。

相对于学法、学商的同学的实习,记者似乎没有那么严谨的着装要求,简单、方便运动就行了。这是我一向的想法,没想到这个想法被这次实习中一个偶然事件打破。

原本第二天轮休的我没想到接到第二天的任务通知,考虑过后认为明天先不休息继续上班也无妨。任务通知上就简单写着“新界区社团总会福建访问PC”,原以为是普通的新闻发布会,于是我第二天穿着一身幼稚的便装按时到达现场。刚进门时我就疑惑了,为什么这个发布会会场就一张小圆桌;怎么没有摄像、摄影,媒体也那么少;这里像饭局多于发布会。拿到接待人的名片时,新界区中央人民政府驻香港特别行政区联络办公室(中联办)副部长、处长,我就更头大了,只能僵硬微笑应付着。出席者陆陆续续到齐,到场的人身份竟是报社主任、主编级别人物,稍低级点的也是资深记者,而我这样一个幼稚装扮的小兵显然格格不入。

有一个细节我尤为深刻,一位记者在局长为她倒水时,她食指在杯旁连续叩点桌面。当时我很是疑惑,回去后上网搜索了一下,原来这小小的礼节还深藏典故。早年长辈或者自己尊敬的人给自己倒茶的时候,用手指轻叩桌面,以示感谢。据传这个习惯的由来是乾隆微服出巡,因为他装称平民,所以他给大臣倒茶时,大臣不能磕头谢恩。于是乾隆自己想了一个折中的办法,让大臣用手指轻叩桌面,就代表磕头。

自此,我更进一步认识到了社交礼仪重要性,包括着装。尽管平时不常出现这样的事件,但有备无患总是好的。

  评论这张
 
阅读(9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