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汕大—港台 實習天地

那些奮鬥它鄉的日子

 
 
 

日志

 
 

香港观察  

2014-10-10 20:44:59|  分类: 2014香港實習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莫嘉莹)

香港見聞一

去到香港第一個星期就chur爆。有幸去到大公報的教育版實習,剛好第一個星期過去就是全年教育版最大的事情——香港文憑試。其重要性就相當於內地高考。所以每天就會很忙很忙,一天跑一單是必須的,有時候可能還會有兩單甚至三單,而且採主還會讓我「炒稿」。在香港加班是很正常,每天一兩個小時是家常便飯。最忙的DSE放榜期間,加班6個小時也是試過的。

因為教育本身就是很平穩,所以報道的事件不會說特別勁爆,例如2014行政長官卓越教學獎、譚玉瑛姐姐鼓勵考生這樣子。

在香港實習有一點比較特別,就是沒有人當你是學生,完全靠「自己執生」。那時候一個正職記者帶著我跑完第一單報道「行政長官卓越教學獎」之後,第二天就是我單人匹馬上陣,去數碼港第四台校園台的PC。那時候因為校園台請到了無線電視台的譚玉瑛坐鎮新節目,所以就請我們採訪。

去到現場,很尷尬的是,除了大公報派的是教育版記者外,其他報紙都是娛樂版。也就是說,教育版和娛樂版的記者問問題的角度都會不一樣,當時我就沒有其他行家可以依靠了。當時的狀態就是很緊張但是裝淡定。覺得自己問了幾個很廢的問題,很廢的意思就是跟教育版沒有太大關係的,例如「你為什麼要過來校園臺」、「這過程有沒有掙扎」這些問題。結果回去寫稿,全部都用不上。

寫譚玉瑛這篇稿也用了很久,一方面是因為採訪的時候問了好多沒用的問題,另一方面是太久沒寫稿,手生了。

在譚玉瑛這場PC之後,我還遇到不少PC。在上海實習的時候我幾乎沒有參加過任何PC,但是在香港就經常有。就是一些商家趁著某些熱點來邀請記者過來參加。媒體明知道是幫他們賣廣告可是還是會衝著這些熱點去報道。很神奇的互利關係。

說回我一開始怎麼進入教育版的。那天我和艷霞、楚越三個實習生第一天報道,三個人都無所事事地坐了一天。在下午的時候我覺得實在太無聊了,不如去周圍勾搭一下其他記者。剛好在去茶水間的時候遇到了教育版的採訪主任呂Sir。我也不知道我說了什麼,呂Sir就問我週一可否幫他跑一單懲教所的新聞,然後我就在他的本子上留了電話號碼,然後我就無緣無故成了教育版的一員。

這個經歷很神奇,同時對我很重要。正因為在教育版,所以才有了我之後兩個月在香港的種種機遇,呂Sir也很給我機會。我猜如果我在港聞版的話,大概就不會學到那麼多。

香港观察 - 港台實習 -           汕大—港台 實習天地

採主吕少群先生和我的合照。

香港見聞二

實習了一個多星期,逐漸發現香港媒體和內地媒體的不同。

一、節奏不同

在上海的時候,我的那些老師都是慢悠悠的,11點上班,可能下午一兩點才到。可能在辦公室坐一天,又或者完成一篇電話採訪or整合稿件。當然出差的時候很辛苦,一去就去幾天,要搶新聞。儘管如此,大多數老師還是有錢買車。

香港的就不一樣,前一天晚上就會知道第二天要報導什麼,然後在第二天活動開始的時間加上8個小時,就是每天的上班時間。所以是非常不穩定的。而且除了每天的基本報導,採主還會給他們其他任務。結果就是不知道為什麼,看起來超級忙。

我記得我剛過去的兩個星期,就按照著在上海那樣每天一篇稿的節奏去做。結果,我採主跟我說「不要慣壞手勢」,說我不要這麼懶。採主的意思是,作為一個記者,除了要完成每天的採訪任務,還要去構思其他的feature。就是努力讓自己更加多產,所以每個人肯定要無償加班的,因為工作量巨大。跟我一起實習的一個女生說:做記者真的靠興趣,工資低壓力大工時長。

二、媒體環境不一樣

我想不通為什麼香港媒體會這麼互助互愛。例如在第二天採訪之前,他們會互相打電話「check assignment」,確保自己沒有漏掉第二天要採訪的新聞。去到採訪現場,是所有記者圍住採訪對象採訪,所以如果不小心遲到的話,又或者沒有聽清楚,一群記者就會相互交換採訪到的資料。可能是因為香港的企業或者機關喜歡邀請一堆記者去採訪吧。

在內地就完全不可能,沒有這個互助的氛圍,大家就是搶新聞,自己做自己的。

香港观察 - 港台實習 -           汕大—港台 實習天地

公司每天晚上12点就会将核对完毕的assignment list 打印出来然后进行任务分配。

香港見聞三

之前有提過說,教育版給了我很多機遇。其中一個機遇就是去香港大學採訪他們的summer course。總體來說,我在教育版做硬新聞的工作分為三項,一個就是採訪PC,第二就是街訪,第三就是採訪summer coursePC的話,其實也沒什麼,就是一堆商人或者機關嘗試去推銷自己的活動,簡介讓記者幫他們賣廣告;街訪就是針對一件事情問市民意見,這個的話比較多在反佔中看到;最後就是香港大學因為假期空閒,所以專門開一些課程給中學生或者大學生,讓他們有機會在暑期提升自我。

那為什麼我會把summer course當做我的機遇之一呢?那是因為summer course裡面那些採訪對象,年齡跟我相若。有一次像一個分享會,青年旅館組織了幾個中四中五的學生去他們的維修部和房務部去實習。他們分享了自己很多的想法,也說因為這次的經歷讓他們了解了這行,考大學的時候可能會考慮。當時我在想,他們真幸福,這麼快就可以知道一個專業是幹嘛的。

我當年報讀大學的時候,其實對要報讀的所有專業都沒有概念,都是憑藉網上空泛的咨詢進行選擇。但是這群中學生卻有實戰的機會。

還有很多其他的summer course,例如HKU組織一群來自哈佛牛津的大學生做導生,讓一群中學生去體會香港貧富懸殊這個社會議題。

採訪了這麼多summer course,我有很強烈的感覺,就是,他們明明年紀比我小,可是機會卻多我這麼多,感覺就是自己困在一個小小的空間,一直以為自己很優秀,其實,外面的世界我感知不到而已。優秀的人大有人在。

第二個機遇就是,我採主放手讓我自己去做一篇專訪。當時我提出我想做香港內地免試招生計劃,採主他非常讚同,而且還給我提供了兩個重要採訪對象的聯繫方式。

有趣的是,当时香港教育局决定拨款1亿港元资助成功被内地免试招生录取的港生。这个政策引起很大争议。有趣的是,我当时采访的中国教育留学交流(香港)中心有限公司的董事长兼总经理李先生,和香岛专科学校的罗先生。他们对这个政策表达了针锋相对的看法。这个过程本身就很有趣。再加上李先生本身博览群书,在我跟他采访完之后,他还给我分享对中港矛盾的见解。最后,我还和他以及两位分别在2012年和2013年被内地免试招生计划录取的学生分享。

在这过程我又有什么收获呢?我会发现尽管做记者很辛苦,经常要加班而且压力大,可是可以跟各位专家或者高层去聊天,分享他们的故事与想法。这个机会很难得。因为在香港这是时间就是金钱的地方,竟然有人愿意给我一个小时甚至两个小时来回答我的问题。

香港观察 - 港台實習 -           汕大—港台 實習天地

参加第一届内地免试招生计划的罗焯桓。2012年被清华大学土木工程系录取,在此之前就读于香港喇沙中学。

 

  评论这张
 
阅读(6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