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汕大—港台 實習天地

那些奮鬥它鄉的日子

 
 
 

日志

 
 

香港媒体:一家之言  

2014-10-10 20:51:54|  分类: 2014香港實習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黄玉仪)

在学校,我们受到的教育的是:每当要采访一则事件,应当多方面,多角度去报道或者诠释。就如你去报道饭堂的卫生问题,我们不仅要访问饭堂负责人,还要访问买饭菜的师生、饭堂的员工等,综合多方观点后使新闻更具客观真实性。但是,在实习中,我发现香港媒体似乎永远只盯着出面解说的一方之词去报道,如邓小平诞辰110周年系列活动、政改方案等事件,媒体主要报道的是官员对事件的看法,而且在官员回应中提及的其他人物,媒体也极少会向被提及人求证。像这样一种只报道一家之言的新闻,使我觉得不解,有时甚至会觉得媒体的任务难道就是让官员们发声吗?在我看来,这种做法看起来有点不负责任,因为在媒体还未对说话者的话语进行核对,也没有阐释清楚新闻事件的情况下,事件就已经被传播了。或许是我还不了解真正的媒体生态,像香港这样的一个传媒环境显然还没被我消化。

不盲目追崇独家

在台湾研习时,老师们一直强调台湾媒体非常看中“独家”二字,奇怪的是,我看到的香港媒体反而不会太过崇拜独家,香港媒体更像是一种资源共享,彼此共赢的局面。记得一次去报道“九龙各界庆祝国庆筹备委员会午餐会”,媒体同行为了要采访到港区人大代表谭惠珠女士关于政改问题的看法,一直守在会场。在活动开始前,谭惠珠女士应邀回答了媒体的几个问题,各大电视媒体也拍好了画面。但是,亚洲电视的记者因迟到并没有拍到画面,于是各媒体的摄像师们就开始讨论是否等聚餐结束再请谭女士出来发表讲话,选用后一个画面。当时我问同事,为什么我们拍了还不走呢?她的回答是,因为同行没拍到画面,通常会一起再等。这样做不仅可以获得更多或者更好的素材,同时我们很少追崇独家,画面有的话通常是大家一起有的,这算是没有明文的行规。我想,不一样的文化,造就了不一样的媒体生态,这或许就是地域文化差异形成的。我从中可以看出,香港媒体更倾向行业的一致性。

    当记者,首先要学会等。

纸上得来终觉浅,在校的采访都是“一家媒体”去找受访者,用录音笔记录对话,用笔写下重点,回校再整理资料,写出稿件。这一整个流程好像都是“一枝独秀”,没有干扰。但当自己真正到过电视台实习后,才发现一则新闻的现场往往是媒体众多,喧扰纷繁的。记得第一天下午到政府总部跑关于政改的新闻,即政改三人组会见立法会四散人、十三学者。那天下午摄像师很早就赶过去,因为要占好机位。起初我不明白为什么需要提前1个小时过去等呢?后来我才知道,要等的不仅仅是1个小时而已。那天去到现场,我被那堆得满满的媒体吓到了,摄像师们早早就把器材设好,一大排器材乱中有序地放置着,媒体同行聊天的聊天,玩手机的玩手机。同事告诉我,像这种“守株待兔”式的采访在香港是很常见的,而且“风险”也很高,因为你不知道受访者的露面时间,更不确定自己需要的受访人是否会出来接受媒体访问。第一天下午跑的这条新闻,我们一行人就在政府总部等了好几个小时,为的是能收到受访人的声音和画面。

类似第一天看到的“隆重”场面在接下来的实习中,我也已经习以为常。每一个新闻现场,必定会出现大批的媒体同行,而且,我们的首要责任便是等,等活动的开始、等活动的结束、等受访者的出现、等受访者的回应……同事曾告诉我,她曾经为了拍摄行政长官露面回应媒体的新闻,竟等了一个下午。我发现,其实一天跑2条新闻,很多时间都是在等待中逝去的,但那又有什么办法呢?正如同事向我所说的:当记者就是要等。每个职业都有它各自的特点,为了能真实地反映事实记者的这种“等”应该是非常值得的吧。

  评论这张
 
阅读(2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