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汕大—港台 實習天地

那些奮鬥它鄉的日子

 
 
 

日志

 
 

香港,起飞  

2014-10-07 20:21:11|  分类: 2014香港實習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赵偲琪

“前面惠康有落!”待司机扬一扬手,乘客便可在前面的惠康超市下车。香港就有这样一种很特别的交通工具。除了起点站和终点站外,并没固定上下车点,给了乘客不少便利。这种十六座迷你巴士,被香港人亲切的称呼为“红van”。由于住所和上班地点相隔甚远,且住所附近没有港铁站,所以时速八十公里的红van成了我每天上下班的好伴侣。每次从终点站开出时,红van司机都会对着无线电说句“荃湾,起飞。”而香港于我,也算是另一个新起点。

一如红van,香港对于我来说并不是一个陌生的地方。国际化大都市,购物天堂,铜锣环时代广场,旺角波鞋街,尖沙咀奢侈品区,维港烟花汇演,山顶夜景等等。“留食不留宿”是我对香港寸金尺土的第一印象。抛开曾经的游客身份,这次的实习无疑是给予我一个香港人的身份,让我重新认识这座城。

在这两个月的实习包括一个月的daily(跑新闻)和一个月的program(棚录节目)。先说说我的第二个月吧。第二个月调到了program,主要是负责一个叫《周日不讲理》的棚录节目,以及一个叫《Wonderstuff家居法宝大拆解》的外购节目。《周日不讲理》是一个清谈节目,主要是每周日请两到三位现场嘉宾以及两到三位电话嘉宾,就着某一个当值议题,如DSE放榜,《树木法》问题探讨等,进行讨论,并与家庭观众进行互动。《Wonderstuff家居法宝大拆解》就是一档生活常识类节目,通过拆解家居用品的化学成分,如洁厕剂,肥皂等等,告诉观众一些生活小知识。在这两个节目中,我的主要任务就是约嘉宾,以及约场地。这对于我来说,的确是一个不小的挑战。在大二的实习中,我意识到自己最致命的弱点就是害怕与人沟通,而当时的实习老师也对我坦言,如果不能克服这个问题,就必须慎重考虑是否要留在新闻这一行。所以,这次既是挑战,也是锻炼。每天回到公司的第一件事就是查邮件,看看有没有答复。每天的工作就是上网,更深入了解当周议题,查找合适的嘉宾人选,搜罗适合拍摄的地点,用尽一切办法找到嘉宾或是负责人本人的联系方式(事实证明,和本人沟通往往比和秘书们沟通来得有效快速)。

本以为第二个月的工作会很枯燥无味,但却有很多意外收获。因为是坐办公室的工作,所以会有固定的饭友,每天吃饭聊聊八卦,也是一件趣事。上司的信任,也是另一件让我欣慰的事情。上司和同事并没有因为你是实习生而不相信你,反而他们会更多的听取你的意见,可以一同参与节目的策划和讨论,一同评论上期节目优秀与不足之处,坦诚相见,便是人与人最好的沟通。说到最有成就感的事,一定要数顺利约到嘉宾。香港的手机有电话留言的功能,所以快速简练说出你的中心诉求是很重要的事情。第一次约嘉宾,因为不熟悉,给嘉宾的电话留言时有中断。但渐渐的发现,我竟然可以一口气说完一句长长的句子,礼貌体面的挂掉电话之后不禁有些舒心的感觉。

 香港,起飞 - 港台實習 -           汕大—港台 實習天地

 《周日不讲理》节目组成员

该说说我的第一个月了。正所谓万事开头难,跑daily的第一个星期是最难熬的。因为香港所用的术语和我在学校用的很不一样,除了做扒(出镜),其他一如“扑咪”(采访)、“cue bite”(截取有用的采访素材)、“briefing”(简报)、“feed(把拍到的东西通过微波信号发送回公司)、“TVU”(便携式电子新闻采集设备)、“UPS”(背景音)全都是我没听过的术语。而且因为我们比起香港实习生晚到了一个月,所以我们并没有参与单位安排的参观常去的采访地点活动,一如立法会、政总、会展等等。当我第一次踏足立法会,我甚至不懂得媒体集合地点在哪,不知道哪里是1MDCDigital Center)。其实对比起对香港的无知,上述的不熟悉还是小事情。

记得跑新闻的第二天,我被安排到了采访梁国雄出狱。虽然接到任务的那个晚上我已经自认为做足的功课,上网查梁的背景资料、入狱的原因、过往对他的报道等等。但当我屁颠屁颠赶到荔枝角收押所的时候,我还是震惊了。离梁出狱还有半小时,但收押所门口周围已经站满了人,目测有几百人,包括了各路媒体行家、泛民议员、迎接梁出狱的公众。由于现场比较混乱,单位多派了一队crew(采访队,包括车长,摄像和一名工程人员),而我亦顺理成章的要孤军作战。单独行动前,带我的记者特地嘱咐我要留意某某议员的行为。但那个议员我根本不知道他是谁,哪个派别的,做了些什么,以及,他今天为什么会出现在这。所以,我当天的工作就是当camman(摄像)说要梯子,我就递梯子,当camman说要电线,我就递电线,完全没有主动性。 

香港是一个政治之都,示威之都,而我也有幸,参与了一次游行新闻。713日,香港工联会在反占中签名前发起的游行。当时主办方声称参与人数达一千人。但从现场的情况看来,应该有两到三千多人,而且大多数都是中年人,甚至是老人家。当天我到达的时候还下着小雨,但游行一开始便是晴空万里,晒得不行,就连camman跟拍到一半,都开始有中暑迹象,要停下来休息。但那些游行的老人家还是坚持到了最后,从华润大厦走到了天马公园,足足一公里的路程。因为我是实习生,camman尽管自己不舒服,但还是对我倍加照顾,给钱我去买水,不断让我多喝水。提醒我游行新闻要注意的地方,例如居民楼可能会有人丢镪水,警察因封锁车道导致交通的受阻情况,如何向途人采访侧面表现出他们对封路的不满等等。 

香港新闻讲求快速,特别是打着最新、最快口号的有线电视。因为是收费频道,所以有线电视的很多资源都放在了全天候二十四小时滚动式更新的新闻直播上。因为讲求速度,所以,一条新闻的完成,除了有赖前线人员(记者、摄像、车长、工程)之外,背后更加有一个强大的团队,负责把前线人员获得的素材进行整理。相比起大陆的新闻采写制度,香港的更讲求团队精神。记者到现场后要第一时间给厂(就是收这则新闻的人员)报料,接着和camman沟通,让camman知道台里大概需要哪些画面,结束后要立刻向厂汇报,询问是否需要“做扒”。一般而言,当记者结束一则新闻采访坐上采访车回DC的时候,就能在i-cable.com(有线电视官方APP)上看见该新闻。这就是香港媒体做新闻的速度,也是我认为香港电视台和国内电视台做新闻的最大差别。不能说哪种做新闻的方式最先进,我只能说,我更享受香港做新闻的快感和满足感。

 香港,起飞 - 港台實習 -           汕大—港台 實習天地

         部分新闻采访地点标记

在有线电视实习,我很遗憾自己没有办法像其他在纸媒实习的同学一样,去采访一些软新闻,一如迪士尼复活节活动安排记者会,海洋公园新活动记者会等等。但这毕竟是旅客看待香港的方式。我很庆幸自己是在有线电视,我也很庆幸采访主任州官能派我们去跟相对重要的港闻,因为这样,我暂时披上香港人的身份,以香港人的视角,去看待香港正在发生的事情。或许真的如同自己一直相信的一样,经历与体验才是对自己最大的投资。 

两个月的实习很快就过去了,而我坐在红磡往广州的直通火车上,脑子在不断回想,回放。想起记者不厌其烦的教我“做扒,怎样才不会让自己阴阳脸,怎样边走边说词,怎样摆动作才不会显得生硬;想起program同事教我怎样说服嘉宾,邀请函应该如何措辞;想起最后几天在log带房(上字幕)和camman讨论内地做新闻和香港做新闻的异同,以后做新闻的出路。这两个月就像一个长长的梦,梦该醒了,我也该继续前进了。而香港,正是我新闻梦的起点。


香港,起飞 - 港台實習 -           汕大—港台 實習天地

 全体实习生与香港有线电视新闻有限公司执行董事赵应春(后右二)合照



  评论这张
 
阅读(5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