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汕大—港台 實習天地

那些奮鬥它鄉的日子

 
 
 

日志

 
 

我的劏房生活(韋希文)  

2015-07-14 00:47:55|  分类: 2015年香港實習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韋希文)
我的劏房生活 - 港台實習 -           汕大—港台 實習天地 

(注:這是劏房的門口。)

我的劏房生活 - 港台實習 -           汕大—港台 實習天地

(注:劏房裡公用的冰箱、廚具。)

我的劏房生活 - 港台實習 -           汕大—港台 實習天地 

(注:劏房的過道。)

我的劏房生活 - 港台實習 -           汕大—港台 實習天地

 (注:這是衛生間跟沖涼房。)

我的劏房生活 - 港台實習 -           汕大—港台 實習天地

(注:這是我跟婉文的房間。)



“正衰仔利噶,我報警拉你噶。”

“我就要摞一百蚊嘖嘛~”

“一百蚊?我一陣仲要摞五百蚊賣野啊,冇錢!”

……

睜開眼睛,房間內一片漆黑,分不清是白天還是黑夜,但是聽到隔壁房間母子爭吵的聲音,我知道,是早上十點多了。

暈乎乎地從床上跑下來,撞到了無數東西後,“啪”一聲把燈打開,未乾的衣服從頭頂上垂下來,而桌子上除了沐浴露洗髮水外,還有新買的橙子,地上堆著我跟婉文的幾雙鞋子,這個小房間只有十平方米,非常的“袖珍”,而這就是我跟婉雯在香港實習的居所。

在住了幾天之後,讓我最為思念的莫過於窗戶了,迎面而來的陽光,隨風飄揚的窗簾在香港的這間房裡已經成了奢望。衣服只能晾在完全不透風的過道上或者房間內,沒有陽光曬後的清新味道,不過幸虧也沒有衣服不干的霉味。沒有窗戶的日子無論是白天還是夜晚,只要房間不開燈,裡面都是伸手不見五指的一片漆黑,如果不是聽到隔壁的說話聲,完全就不知道已經是白天了。

從房內推門出去,並沒有像大陸房子那樣的客廳,而是一條細窄的過道,過道左邊擺放著兩張細長的桌子用來放廚具,再加一個鞋櫃,過道只能勉強走過一個人。而我們的房間在過道的右邊,被前後兩個房間“夾擊”著,有一種說不出來的壓抑。

 

上網查了一下,原來我所住的地方在香港被稱作劏房。劏房中的“劏”字用粵語來解釋就是切開的意思,就是把一個樓宇單位,切成多個獨立房間,我所住的劏房一共被切成四個房間,外加一個公共衛生間。這樣的房子隔音效果一般很差,租客的隱私性差,不過勝在價格便宜,所以在香港這個只有1014平方公里的彈丸之地裡,這樣的房間很多,有超過17萬的港人都租住劏房。

雖然只住了幾天,但是這樣一個狹小仄逼的居住環境把我的幸福指數直線拉底,“只住兩個月而已,沒事,很快就過去了!”成了我在房間中想到最多的一句話,而我也終於明白,為什麼港人曾經自嘲說,“香港人的夢想之一是世界和平,另一個夢想是三邊下床”。

“正衰仔利噶,我報警拉你噶。”

“我就要摞一百蚊嘖嘛~”

“一百蚊?我一陣仲要摞五百蚊賣野啊,冇錢!”

……

睜開眼睛,房間內一片漆黑,分不清是白天還是黑夜,但是聽到隔壁房間母子爭吵的聲音,我知道,是早上十點多了。

暈乎乎地從床上跑下來,撞到了無數東西後,“啪”一聲把燈打開,未乾的衣服從頭頂上垂下來,而桌子上除了沐浴露洗髮水外,還有新買的橙子,地上堆著我跟婉文的幾雙鞋子,這個小房間只有十平方米,非常的“袖珍”,而這就是我跟婉雯在香港實習的居所。

在住了幾天之後,讓我最為思念的莫過於窗戶了,迎面而來的陽光,隨風飄揚的窗簾在香港的這間房裡已經成了奢望。衣服只能晾在完全不透風的過道上或者房間內,沒有陽光曬後的清新味道,不過幸虧也沒有衣服不干的霉味。沒有窗戶的日子無論是白天還是夜晚,只要房間不開燈,裡面都是伸手不見五指的一片漆黑,如果不是聽到隔壁的說話聲,完全就不知道已經是白天了。

從房內推門出去,並沒有像大陸房子那樣的客廳,而是一條細窄的過道,過道左邊擺放著兩張細長的桌子用來放廚具,再加一個鞋櫃,過道只能勉強走過一個人。而我們的房間在過道的右邊,被前後兩個房間“夾擊”著,有一種說不出來的壓抑。

 

上網查了一下,原來我所住的地方在香港被稱作劏房。劏房中的“劏”字用粵語來解釋就是切開的意思,就是把一個樓宇單位,切成多個獨立房間,我所住的劏房一共被切成四個房間,外加一個公共衛生間。這樣的房子隔音效果一般很差,租客的隱私性差,不過勝在價格便宜,所以在香港這個只有1014平方公里的彈丸之地裡,這樣的房間很多,有超過17萬的港人都租住劏房。

雖然只住了幾天,但是這樣一個狹小仄逼的居住環境把我的幸福指數直線拉底,“只住兩個月而已,沒事,很快就過去了!”成了我在房間中想到最多的一句話,而我也終於明白,為什麼港人曾經自嘲說,“香港人的夢想之一是世界和平,另一個夢想是三邊下床”。

  评论这张
 
阅读(3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